MENU CART {{currentCart.getItemCount()}}
The maximum number of items is 100, please adjust the quantity and purchase again

有一次我走路到重慶北路跟市民大道交叉口時,發現轉角一棟大樓被拆掉後,後方原本相鄰的建築背面暴露出來,這些來不及化妝的面孔,慌張的暴露在豔陽之下,那些充滿違章的畫面,顯現在外推的陽台、冷氣管線、還有外牆漏水時個別做的防水處理,顯現出非常任性和特殊的樣貌,讓我無法轉移視線,而這些在陰暗面顯現出個性行徑的違章改造,都表現在這些建築上。
每次看到這些畫面,我就迫不及待舉起我的相機,記錄下這難得見到的人性與行為的痕跡。

八零年代後期,亞洲的都市規劃,將城市發展以紐約為藍本,期待房子又高又整齊,但因為制式的方盒子始終無法滿足居住者的需求,我們就會慢慢的向外擴張,增建陽台置物空間。但我發現,在兩棟樓房之中那個暗面,那個無意中的立面,總是獨特且極富藝術感的樣貌,讓人不受限制的性格一覽無遺。

大約在100年前,人還是會自己建造房子的,當家裡的木樑壞了,將屋頂撐起,置入新料,屋頂漏水,換料填補,但到了現在,房子只能用昂貴的代價取得,我們除了遺失修繕的技術之外,同時也忘記自己的樣子了。

每次去淡水,都不是為了吃阿給,都是期待欣賞捷運沿途的景色,從圓山到奇岩的路段,可以清楚看到民宅立面豐富的變化,鐵窗的規格,還有公寓的防水塗料,都讓每一個面呈現動人的表情,我認為這都是一種人性內在的顯現,假如人在出生時都是一張白紙,那麼原生家庭的教化,教育對於人的重塑,都是壓抑創造力的根源,我多麽希望,這些被認為破壞城市秩序的樣貌,人們不經意留下的痕跡,都能夠被正視,被看見。